技法决定下限,世界观和审美决定上限

今天去中国画院美术馆和侨福芳草地当代美术馆,分别看了齐白石、卢沉的作品展及意大利当代艺术展,居然都是免费的!我相信展出的每一个作品都是价值连城的,一分钱也不掏就去欣赏大师们的真迹,我甚至有些不好意思。

翻看资料时,看到卢沉先生谈水墨画里有一句——最打动人的是有形状的东西,所以历史上凡在造型上有突破的人,就显得非常突出。八大、石涛、贯修、陈老莲,他们都如此,在造型上首先有自己的语音,自己的风格,并不单单是那几笔笔墨。

卢沉先生谈的是国画,但我认为他这句话放在所有的艺术形式里都对。而且我理解的卢沉先生所谓的造型能力,并不是那些透视、布局,当然这也是一部分,更重要的,是内在的世界观和审美在画面中的表达。这是比绘画技法更高一个层面的东西。

就好比月薪五千与月薪1万的差别也许是努力与不努力,但月薪1万与月薪10万的差别其实就和努力无关了,或者说,努力已经成了一个最基本的要素,是一个必要条件。努力能让你不穷,但想富,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了。

同理,三流画者与一流画者的差距是技法层面的,但一流画者与大师级画家的差距,就跟技法无关了。技法决定的是作品的下限,一个人在技法上很成熟或者灵活多变,那么他的作品理应是美的,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。但大师的画,不会停留在赏心悦目这个阶段,作品会体现出他的世界观和他的审美趣味。他并不在乎普通人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,也不关心大众审美的接受程度,他们只是在尽情地表达自己。

意大利当代艺术展,在一个作品旁我也看到了这么一行字:绘画即冥想,冥想即用心去倾听每个时刻,绘画是流动的,它没有目的地,只关乎过程。这里展出的多是新罗马派的作品,完全是西方艺术风格,但这一流派的某个有代表性的画家在谈体验时用了东方哲学的“冥想”二字,我觉得很奇妙。绘画是流动的,它没有目的地,只关乎过程,这句话,大概也是我上面所说的,大家之作,只是在尽情表达自己。

我作为一个画画的初学者,技法当然要通过不断地学习和练习去提升,但既然在北京,有这么多对外开放的美术馆、艺术中心,里面陈列着众多世界级的作品,我如果不趁周末多欣赏欣赏这些大师们的真迹,提高一下自己的审美水平,简直太对不住自己了。贪婪可以塑造人也可以毁掉人,在关乎美的事物上,该贪婪。

以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